腾讯的赛格往事曾因资金捉襟见肘希望后者成

来源:财经自媒体

深圳摩天大楼往事

01

腾讯的赛格往事

年,一个28岁的年轻人以‘我为伊狂’为网名,在人民网‘强国论坛’上贴出万字长文,标题叫‘深圳,你被谁抛弃’。

作者是一名证券业研究员,他分析得有理有据,总结出一个结论:这座年轻的城市正在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老,逐渐失去作为经济特区的优势。

深圳被这篇文章‘引爆’了。

在列举了深圳‘候鸟北迁’的几个危险现象——孕育于本土的两家最具代表性的金融机构——平安集团和招商银行,前者宣布,将在上海陆家嘴金融贸易区投资20亿元建造平安金融大厦,招商银行已将信用卡中心迁至上海;两家作为高新技术企业骨干的华为和中兴,拟将总部迁往上海;大学生心目中最具吸引力的城市已经变成北京,海归派的首选则是上海……之后,作者犀利发问:

深圳的金融产业和高新技术产业无疑被釜底抽薪,深圳还能有未来吗?纵览风云的地王大厦和赛格广场还能风光依旧吗?

地王大厦和赛格广场都是彼时深圳的地标性建筑,分别建成于年和年,是最能体现‘深圳速度’和代表深圳优势产业的城市符号。

地王大厦

地王大厦是当时的全国最高建筑,也是‘亚洲第一楼’,高米,因拍卖价格创下当时的地价之王而得名。地王大厦平均两天半升起一层,刷新了当年国贸大厦创下三天一层的‘深圳速度’,终于赶在香港回归前几个月开业,位于大厦顶层的观光项目起名‘深港之窗’,站在这里即可远眺香港市容。

地王大厦取代了年代建成的国贸大厦,成为新的深圳第一高楼。而当年的国贸大厦之于深圳人,大概就像现在的SKP之于北京。国贸大厦曾经是深圳最时髦的百货大楼,拥有全市唯一的免税店,只能用港币购物。一位深圳市民回忆,自己当年就职于一家合资企业,每个月的工资一半是人民币,一半是港币,每个月发了港币,他便会到国贸血拼一把。

国贸大厦顶楼53层拥有那时深圳最小资的旋转餐厅。年1月,88岁的邓公南巡,在此处发表了南巡中最有分量的那段讲话:‘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基本路线是要管一百年,动摇不得。’这是国贸大厦的高光时刻。

地王大厦的开发商之一是一家香港公司,名字比较奇怪:熊谷组。其创始人于镜波出生于东北,年南下香港创业,与日本熊谷组公司合作设立了香港机构,从事地产项目开发,后来进军深圳,参与了地王大厦的开发。于镜波是个低调的富豪,但其小女儿于文凤与周星驰有过一段长达十多年的爱情长跑。媒体调侃周星驰的炒房事业风生水起,于文凤功不可没。

赛格大厦

赛格大厦与地王大厦同为年代建成,位于福田区华强北,高米。其背靠的华强北被称为‘中国电子第一街’,这里是年代深圳技术密集型产业的起步之地。赛格大厦的开发商是赛格集团,是深圳重点扶持的四家集团之一,前身为深圳电子集团。赛格坐拥华强北半壁江山,也想拥有一栋属于自己的门面大厦,于是有了赛格大厦。

据一篇硕士论文《深圳赛格广场建设项目评析》估算,当时深圳乃至全国的超高层建筑中,只有赛格广场做到了在建成后一年多的时间内收回全部投资,实现了低风险和高收益的双赢。而作为当时‘第一高’的地王大厦建成五年仍然空置大半,可见最高未必就是最好。

年,马化腾将腾讯的第一个办公室选在赛格科技园,腾讯的几位创始人在这里挥洒了6年汗水。这间办公室被腾讯买下,至今还保留着‘腾讯旧址’,已经成为一处网红打卡景点。

时任腾讯房东的赛格集团本来可以过上躺着数钱的日子。当时腾讯资金捉襟见肘,希望这位房东慷慨解囊,邀请对方成为腾讯的第一批投资人,遗憾的是,赛格集团与这个机会失之交臂。《腾讯传》里记录了这段轶事。赛格电子副总经理靳海涛回忆:马化腾找过我们好几次,没有投的原因是什么呢?这玩意儿看不明白。

年,崭露头角的腾讯搬出赛格科技园,迁入南山区的飞亚达大厦。这几乎成为深圳产业和区位中心更替的隐喻:华强北错过了腾讯,也错过了新兴的互联网产业,错过了一个时代,它的没落几乎是必然。而代替华强北成为深圳新星的是南山区以腾讯为代表的科技公司们。

最近,沉寂已久的赛格大厦因为莫名晃动重新成为全国焦点,人们发现这里已经成为虚拟货币挖矿者的大本营,以致于网友戏谑地将大楼的晃动归咎于‘币圈动荡’,令人唏嘘。

02

金融中心之争

《深圳,你被谁抛弃》一文发出3年后,一场有异曲同工之意的行为艺术出现在深圳街头。

‘请问,您还是第一高楼吗?’年,九幅巨型公益广告出现在深南中路,一位名叫舒勇的行为艺术家对深圳提出了九个问题,对象是包括对地王大厦在内的九处地标,个个犀利,当时媒体称之为‘舒勇九问’。

除了地王大厦,舒勇问招商大厦:请问您还走在前沿吗?问世界之窗:请问您还有世界的胸怀吗?问深圳湾酒店:请问您知道什么是‘深圳速度’吗?最扎心的是问深交所前的铜牛:请问现在是牛市吗?

舒勇重提‘深圳速度’,即使年赛格大厦刚建成时就出现过莫名晃动,即使‘事件’中摩天大楼为恐怖袭击提供了显眼的目标。可见与《深圳,你被谁抛弃》所展示的情绪那样,人们当时忧虑的是深圳发展的太慢,摩天高楼太少,而不是太多。舒勇认为,在高楼林立的深圳,城市精英们生活的最大主题就是追求财富,深圳是第一个表达‘追求财富是光荣’的城市,这是深圳的财富文化。

舒勇的‘地王大厦’之问发出后5年,京基大厦就给出了答案:这座高米的建筑终结了地王大厦长达15年的‘第一’荣誉。大厦以命名,寓意满分圆满。

京基大厦

京基集团的开发商是来自湛江的京基集团,老板陈华是个营销高手。年,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应邀到深圳为其地产项目‘碧海云天’造势,令京基集团声名鹊起。

年京基大厦的封顶仪式上,陈华如法炮制,再次利用了名人效应的影响:杨利伟、刘国梁、刘翔和李宁为其站台,中国入世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也来了。

陈华在仪式上说出了自己的梦想:‘梦想未来30年里,京基能够在中国大地上兴建10个京基。’看来对抢走当时绿城集团‘摩天大楼专业户’的头衔志在必得。

然而事与愿违,京基大厦建成不久,京基集团接连传出负面新闻,陈华决定退居幕后,将两个儿子推向前台,他也只能将‘兴建10个京基’的梦想埋在心底了。

更加遗憾的是,陈华享受‘深圳第一高楼’荣耀的时间也很短,4年后,‘第一’再次易主。一个有意思的交集是,陈华长子陈家荣年回国后在平安证券投行部工作,年回到京基。他短暂效力的平安集团,正是抢走自家‘第一高楼’头衔的对手。

平安金融中心大厦

竣工于年的平安金融中心大厦位于福田区,与京基所在的罗湖区大有对垒之势。但平安金融中心眼中的真正对手并不是这座深圳的‘邻居’,它对标的是远在上海的上海中心,二者几乎在同一时间开工,谁将创造新的记录又是一场较量。

建筑是城市的语言。这显然不是简单的‘谁更高’的问题。

那时候,深圳与上海之间的金融城市竞争形势已经非常激烈。实际上,从年开始,深圳在‘全球金融中心指数’这一指标上,就已经落在上海和北京之后,屈居第三。与上海和北京相比,因为教育、医疗等公共资源不足,金融人才环境是最大的短板。

正如《深圳,你被谁抛弃》那篇文章指出的,平安集团,这家孕育于深圳本土最具实力的金融机构,此前却在上海陆家嘴建造了一座平安金融大厦,早在年就竣工了。或许是为了给深圳吃下一颗定心丸——表明平安将继续扎根在深圳不改变的态度,同时作为自己年上市之礼,平安集团在福田区斥巨资买下一块地,打算建造一座全国最高大楼,深圳的平安金融中心。

年竣工时,当时的媒体对此评价:(这座大楼)将成为深圳金融业发展和城市建设新的里程碑。可见深圳对这座大楼寄予厚望,以此吸引更多跨国公司和金融机构总部入驻。

但最后的结果是,上海中心胜。

据《中国青年报》报道,一位建筑设计师透露过关于高度的秘密:不能看规划,因为规划会变,也不能看动工效果图,因为效果图也会变。唯一的标准是基坑,因为基坑落实了,意味着实体高度不能再变了。为了比别人高一点,‘作弊’现象时有发生:‘有些城市就会等到其他城市的基坑落实后再临时变规划,另一个城市就算气得吐血也没办法啦。’

‘取胜’的上海中心大厦在

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bagess.com/tzfl/22775.html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
  • 网站简介| 发布优势| 服务条款| 隐私保护| 广告合作| 网站地图| 版权申明

    当前时间: